正在加载
请稍等

菜单

文章

Home 知识库 观点 需经批准、登记才生效的合同相关问题的理解
Home 知识库 观点 需经批准、登记才生效的合同相关问题的理解

需经批准、登记才生效的合同相关问题的理解

分类:观点 | 标签: | 作者:

关键词

合同未生效 行政审批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业务意见

《合同法》第44条第2款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在这里,批准、登记等手续是该类合同生效的法定要件,在理解时应当注意:其一,这一规定为强制性规范,当事人不得通过约定变更或排除该规定的适用。只要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某类合同需经批准、登记生效的,当事人不得自行约定无需批准、登记合同也生效。其二,该款是对合同生效要件进行规定,不符合该款规定的合同不生效。应将这里的登记与不动产物权变动时所需的登记区分开来,不动产物权转让时未经登记的,只是物权不发生变动,该转让合同仍然是生效的。其三,认定合同法定生效要件规范的效力层次是法律和行政法规,其他层次的规范规定合同需经批准、登记才生效的,未经批准、登记时合同并非当然不生效。其四,法律、行政法规虽未明确规定批准、登记合同才生效的,但该规定为强制性规范且意在规定合同的生效要件的情形下,不具备批准和登记要件的,合同仍属未生效。

关于合同未生效情形下的法律责任认定问题,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应本着尽量促使当事人完成生效条件的原则去处理,最大限度实现当事人订立合同的目的,促进社会财富增加。《合同法解释(二)》第8条规定了两种责任方式,即判决当事人办理有关手续和赔偿损失。在判决当事人办理有关手续时应注意以下几点:第一,应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在可以继续办理批准和登记等手续的情形下,才能判令相对人办理相关手续,完备法定生效要件;第二,法院应当依据相对人的请求,判决相对人自己办理有关手续,不应判令不履行义务的当事人一方办理批准或登记手续;第三,是判决相对人办理相关手续,而不是判令审批或登记机关办理审批或登记手续,这涉及司法权的边界问题,需要特特别注意。

还应注意的是,如果审批或者登记等事项是针对合同中部分条款的生效问题,且该条款并非合同核心条款,在一审辩论终结前当事人未办理批准或者登记手续的,可以认定该条款未生效,而非整个合同未生效。换言之,其他条款由于不需具备法定生效条件;故其一经当事人达成合意,在无其他无效事由的情况下,其即在当事人间成立并生效。如果当事人对该条款约定了违约责任,在不履行该条款约定的义务时,义务人应承担违约责任。

——宋晓明:《商事审判若干疑难问题的探讨——在全国法院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载奚晓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商事审判指导》2010年第3辑(总第23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版,第31〜32页。

说明

《合同法》第42条规定缔约过失责任以来,人民法院在审判中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缔约过失责任损害赔偿范围以及缔约过失的责任形式有哪些。《合同法解释(二)》第8条将“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经批准或者登记才生效的合同成立后,有义务办理申请批准或者申请登记手续的一方当事人未按照法律规定或者合同约定申请批准或者未申请登记的”的行为,归入《合同法》第42条第3项所规定的“其他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之列,即将该种责任作为缔约过失责任的范围,并依缔约过失的相关原理承担责任。

 

 

我要 分享

 

相关 文章